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重點推介
2016十件又驚又喜的事
2016年12月31日
2016年是遍地眼鏡碎的一年。事前無人想過英國真的選擇脫歐,更沒人料得到美國總統最終由狂人出任;當全世界都以為特首必然奮力參選,卻又忽然醒覺陪伴家人才是人生終極目標。這一切surprise,有令人驚,有令人喜。2016年表壇同樣有驚有喜,零售淡風愈吹愈烈,各品牌都飽受煎熬,然而新表價格竟屢創新低,以往高不可攀的,現在都變得親民又貼地,對表迷來說未嘗不是喜事。無論你今年是驚還是喜,我們衷心祝願2017年皆大歡喜。

 

身價再破紀綠

 

2016年腕表市道明顯吹淡風,連鐘表拍賣也略受影響,出現不少流拍情況,但世界罕有的經典款式是不愁出路的,而且令人熱血沸騰。百達翡麗正式第一枚量產萬年曆計時表1518,鋼殼版世間只有4枚,拍賣舉行前早已預料必掀起一場龍爭虎鬥,結果超乎想像,以高價1,100萬瑞郎成交,成為拍賣史上最昂貴的腕表。只消一年,就打破2015年Only Watch慈善拍賣會上那枚獨一無二藍琺瑯面鋼殼三問萬年曆陀飛輪5016的730萬瑞郎成交價世界紀錄。



告別奇蹟,杜拜起行

2016年10月,香港很多人在失落中度過:新Daytona無望以定價入手、Nautilus 40周年特別版輪不到自己,最重要是Watches&Wonders無疾而終,確定2017年也再會無期……2013至2015年,我們見證大中華鐘表市場的興盛,兼衍生「鐘表與奇蹟」表展。所謂「一展停一展鳴」,杜拜鐘表周(Dubai Watch Week)連續第二年舉行,合作夥伴有FHH、GPHG、AHCI等,嘉賓有F.P. Journe、Giulio Papi、Philippe Dufour、Maximilian Busser等,光聽名字已立即有飛去杜拜的衝動。




同步過冬

隨著經濟下滑,高級鐘表及奢侈品需求疲軟,擁有十多個高級腕表品牌的Richemont歷峰集團也受牽連,在2016年迎來了一場狂風巨浪。據報集團2016年中時已裁減約100個職位,到了11月初公布業績,集團上半年營運溢利下跌43%,純利更減少51%,同時又宣布將進行一連串高層架構調動,罕有地取消集團CEO一職,改由現任IWC的CEO Georges Kern擔任Head of Watchmaking, Marketing and Digital;現任Montblanc的CEO Jerome Lambert則出任Head of Operations統領集團其他事務及鐘表珠寶以外的業務;各品牌領導日後將直接向董事局匯報。據Richemont表示,改變架構是希望可加強日後回應市場的能力,特別是電子媒體的推廣和營銷方面。在一片新人事新架構新作風之下,期望這個寒冬可快些完結。




新低價「鋼」臨


2016年腕表市道低迷,要吸引表迷買表,繼續用心造好表是必然的了,但價錢亦要夠震撼才能觸動人心。要價錢吸引,當然是造鋼表。2016年最震撼的莫過於近十年八載只造金表的Piaget,推出鋼殼Piaget Polo S,三針款式只售八萬:江詩丹頓也造了一枚鋼殼的QDL日曆表,定價約12萬,比本身入門的Overeas三針型號16萬還要再低。就連以往高高在上,售價單位以十萬元計的萬年曆腕表,在Frederique Constant的推波助瀾之下,也開創出七萬元的新低價。高級表,新低價,對表迷來說其實是福。

 

智能表重創瑞士表?


近年智能手表的雷聲愈來愈大,尤其是新一代的Apple Watch新增GPS及防水50米功能,大大提升實用性,但是否真的令用家表迷轉軚至智能腕表?根據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FHH)的最新統計數據,在500至3000瑞郎價位的腕表,過去半年出口總值維持平穩,而2016年11月的出口量跟去年同期相比,數字沒有下跌,還有輕微增長,可見在相近價位,smart watch並未能痛擊瑞士傳統製表業。沒錯你行山跑步可以戴smart watch,但穿上正裝出席重要埸合,始終要一枚體面典雅的Swiss watch。不要忘記,傳統腕表還有更深一層的意義──傳承。

 

 

一鳴驚人奪金針

Ferdinand Berthoud或許名不經傳,它其實是一位二百多年前的製表大師名稱, 他精於製作航海鐘,寫下不少製表著作,更在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統治時獲得「國王與海軍御用鐘表機械師」的榮銜而知名天下。可惜的是,他死後品牌數度易手,名字亦漸漸遭人遺忘,至2015年品牌才正式回歸表壇。開山之作便是這枚Chronometrie FB1,腕表用上罕見的八角形表殼,中心的橢圓形視窗狀如舷窗,透視內裡的陀飛輪,翻至表背更有古老的芝麻鏈傳動系統,處處流露古典神髓。品牌一出手便拿下「金針獎」打響名堂,未來潛力絕對不容忽視。

 

藍是永恆

藍表在2016年絕對火紅。隨便數一數,兩雙手也數不完,Patek Philippe、Blancpain、愛彼、Piaget、IWC、H. Moser & Cie.、Glashutte Original、De Bethune、Omega、Nomos、Zenith、Vacheron Constantin等等等等,而且2017年陸續有來。不同的品牌有著不同的調色標準,有些人喜歡Moser的深邃,有些人欣賞愛彼黃金表殼與新調校出來的湛藍色配搭,無論是那個藍,都肯定是2016年最受歡迎的色彩。

 

「銅」班「銅」學

奧運獎牌有分金、銀、銅,金當然人人愛,銀也不差,但銅似乎沒有多少人關注,備受忽略,但銅來到表壇則大旺,一眾品牌如Tudor、Oris、Bell & Ross、Hautlence、Ball Watch和Montblanc等都在2016年加入製造銅表行列,與經已推出銅表的Panerai、Zenith、IWC、Bulgari等成為「銅」班「銅」學。就算其他品牌沒打算造銅表,也來湊熱鬧將銅的元素加入腕表設計中,例如以PVD方式將表殼變成銅色,又或採用銅色表圈等,總之2016年銅表抬頭,好不熱鬧。

 

諸侯問鼎中原


如何問鼎?靠把聲就得!2016年不少品牌摒棄浮誇的門面功夫,改以芯聲服人,造就幾許三問靚聲王,而且,這些靚聲都不是傳統腔調,比如愛彼在機芯打簧裝置之下加設共鳴箱、Bulgari以鈦金屬表殼和挑空表盤強化共鳴效果、蕭邦更以水晶製作音簧,而且音簧緊貼表鏡,敲打時直接把聲音傳出。所以說,2016年就是聲勢浩大三問變天的一年。
 

 

Daytona瘋起了

勞力士2016年推出全新Daytona確實是震撼的,雖說改用Cerachrom陶瓷表圈並非新鮮事,機芯沒轉也有點舊酒新瓶的感覺,但驚喜在白面款式的三個計時小盤竟然改用黑色刻度環,再配合黑色陶瓷表圈,甚有當年Ref. 6263的Panda風範。作風一向不變應萬變的勞力士,今次竟然開宗明義大玩復刻向舊型號致敬,試問怎能不叫表迷為之神暈顛倒?據說新Daytona在逆市被炒個不亦樂乎,尤其白面比黑面受歡迎,炒價已超公價至少4成,更奇的是一枚二手白面在早前的拍賣會中更造出18萬元的驚人成交價,簡直是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