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重點推介
主題 :
  1. 全部
  2. 重點推介
  3. SIHH
  4. BASELWORLD
  5. WATCHES&WONDERS
  6. 年度好表
標籤 :
  1. 全部
  2. 封面故事
  3. 精選文章
  4. 360 圖片
  5. 男裝表
  6. 女裝表
  7. 珠寶表
  8. 複雜表
  9. 設計及概念
  10. 運動表
  11. 計時表
  12. 簡約表
  13. 入門表
  14. 表盤工藝
  15. 獨立製表單位
年份 :
  1. 全部
  2. 2019
  3. 2018
  4. 2017
  5. 2016
  6. 2015
  7. 2014
  8. 2013
  9. 2012
  10. 2011
  11. 2010
  12. 2009

香港叮噹
ringo.chan@singtaonewscorp.com
Ringo
叮噹是香港的,多啦A夢才屬於日本。

很明顯,說這句話時,投入了無限大的私人感情。

從來以為,自己喜愛的日本動漫畫是高達、超時空要塞、矢吹丈、龍珠、手塚治虫、宮崎駿……是近日才發覺,原來叮噹一直在心中佔著很重要的地位。日本於1969年在兒童雜誌連載《叮噹》,我在七十年代後期從《兒童樂園》首次接觸叮噹,之後一些好像叫文風之類的出版社把它翻版為單行本,賣個半或兩元。到了八十年代初,海豹叢書出現,《叮噹》是最早期發行的漫畫之一,很記得當時每本售三元,是要飲少幾支汽水才儲夠錢買的。1982年,世界進入穿梭機時代,無綫的《430穿梭機》正式啟播,而第一套播放的日本卡通,就是《叮噹》;當時的小學生沒太多娛樂,沒有課外活動也沒太多功課,放學後就是第一時間衝回家扭開電視,睇張國強、方家瑩和區艷蓮(譚玉瑛是第二代主持),追看快樂比天高的《叮噹》。相信每一個看過《叮噹》的小朋友,都渴望在考試前吃一塊「記憶麵包」、穿一次隨意門去海洋公園、乘一次時光機看看廿年後的自己,更甚的,是學大雄一樣養一隻恐龍在被窩內。又奇怪的是,縱然叮噹法寶多多,但身邊的小朋友渴望做的,仍是處處撞板、又懶惰又常被人欺負的大雄,是大家本質都善良,還是心底裡最希望有一個義無反顧百分百強撐自己的好伴侶?

正如很多七、八十年代小康家庭一樣,那時花三元買一本「公仔書」是要儲錢的,所以除了日揭夜揭,我還會用鉛筆一筆一筆把《叮噹》的故事重新畫出來,是照辦煮碗的臨摹,沒更改內容及對白,連內裡的日本象聲字也百分百跟足,不知為甚麼的,總之畫得有七分像就好開心了。那時最喜愛畫的是牙擦仔,愛畫他串串貢,愛畫他不可一世以為有錢大晒,畫他時自己的嘴角也不禁要嘟起來;牙擦仔這個名字也實在改得好,看到他的樣就知道入型入格,看到他的髮型也會聯想到任何類型的刷子。也只有當年的社會才容得下這種市井平民得來又帶點尖酸嘲諷的名字,今天改名為阿福及小夫(國內央視更稱作小強),就慨嘆新不如舊了。提到改名,由藤子.F.不二雄逝世後(《叮噹》作者藤子不二雄是由藤子.F.不二雄及藤子不二雄A組成),朝日電視台繼承了《叮噹》的版權,根據其遺願想統一亞洲地區的稱謂,所以《叮噹》就要改名為《多啦A夢》。對於很多忠實粉絲來說,這根本不是A夢,而是徹徹底底的噩夢。很多人因叫慣廿年改不了口,也有更多是覺得「叮噹」好「多啦A夢」太多,就是堅持叫叮噹、靜宜、牙擦仔和技安。

除了不願改口,很多《叮噹》迷也不願意改耳。是以1月2日傳來《叮噹》配音員林保全的死訊,眾人的反應是相當錯愕,繼而極度難過婉惜,有評論誇張地悼念「叮噹逝世」,也有準確點的形容為「叮噹失聲」。林保全先生32年來把靈魂賦予「叮噹」,盡心盡力地灌溉這角色,對香港人來說他們早已融為一體;只要稍加想像力,幻想叮噹由任何一位配音員聲演,你就會想到如何格格不入,甚至連毛管也戙起來。我之前沒有特別留意過林保全這位幕後英雄,他的名字甚至是1月2日才知道,但世上很多東西,原來就是在不知不覺間慢慢形成;也有更多東西,會在糊裡糊塗地消失掉……今天穿梭機著陸、傳真機不再閃電、小人類不至net、連放學也不去ICU,要去Think Big天地了。叮噹失了聲,我們才發覺今天的小朋友不用儲錢買漫畫,也不會趕回家看電視,更不會把叮噹畫得七分像而歡天喜地。

最後補充,藤子.F.不二雄於1996年離世,亞洲各個地區由1997年開始陸續把《叮噹》正名為《多啦A夢》。香港,沒倖免,死守至2000年,就在糊裡糊塗地消失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