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重點推介
主題 :
  1. 全部
  2. 重點推介
  3. SIHH
  4. BASELWORLD
  5. WATCHES&WONDERS
  6. 年度好表
標籤 :
  1. 全部
  2. 封面故事
  3. 精選文章
  4. 360 圖片
  5. 男裝表
  6. 女裝表
  7. 珠寶表
  8. 複雜表
  9. 設計及概念
  10. 運動表
  11. 計時表
  12. 簡約表
  13. 入門表
  14. 表盤工藝
  15. 獨立製表單位
年份 :
  1. 全部
  2. 2022
  3. 2021
  4. 2020
  5. 2019
  6. 2018
  7. 2017
  8. 2016
  9. 2015
  10. 2014
  11. 2013
  12. 2012
  13. 2011
  14. 2010
  15. 2009

瑞郎風險
獨立表評人兼瑞士高級製表基金(FHH)首席華人教授
陳楷遜
當大家都覺得一月份的瑞士表展告一段落時,你又有否想到一月份的另一個危機仍在醞釀?瑞郎的升幅令各瑞士腕表品牌頭痛,各自的策略陸續浮現。當然,對策不外乎加價或減價,但對於一些規模較細小的牌子來說,這是個轉捩點,有著深遠的影響。有些品牌選擇趁勢大幅減價,也有其他牌子揚言加價。其中我覺得Moser這牌子最有意思,公開了一封給瑞士銀行行長的信,信的中文翻譯如下:

尊敬的行長先生
我想公開感謝你戲劇性地解放1.20歐元與瑞士法郎的聯繫匯率。當天我早上醒來,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我今天要幹甚麼?」有沒有新的危機,新興市場的放緩有沒有甚麼大的消息,謝天謝地的是沒有新的恐怖襲擊。

我是一個企業家,擁有自己的小型鐘表製造公司Moser,我們的總部設在瑞士Schaffhausen。我們品牌的口號是「非常罕有」,因為我們每年生產的腕表只有1,000枚!我們實實在在是一家獨立的製表品牌,也是一門家族生意,員工只有55人,我們大部分依靠自家的能力開發和生產自己的腕表。

作為一個小型的瑞士公司企業家,我喜歡挑戰,常常面對大規模集團的壓力,不論是供應或是經銷的壓力,或是以細小的經費對抗大集團的市場推廣,我都一一迎戰。行長先生,今天你戲劇性的舉動,令我的挑戰更深一點。我們的腕表市場,超過95%以上賣到瑞士以外。在你宣布此舉的同一天,我們的零售商馬上致電來把他們的訂單取消。今天上午10:38,我的CFO給我發了題為「突發新聞」的郵件,我想:「啊哈,我必須要做點事」。這危機迫使我尋找解決方案,好讓我們持續成長和提高盈利能力,確保Moser公司生存,並為55位工作人員的生計保障。

其實,有一個念頭掠過我的腦海:為甚麼不把我們公司搬移兩公里進入德國,繼續在歐盟照常營業?這甚至可以讓我解決工作許可證的煩惱:我有20%員工都是德國人。
我在此謹代表一眾的中小型、僱用許多瑞士人民的企業向你作出呼籲:我深信你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計劃,將幫助我們所有人與你共同渡過這經歷。否則的話,我們與其他許多精采的瑞士創意,Moser表可能只會變得非常、非常、非常罕有。

Moser CEO Edouard Meylan上

信中可見品牌對此舉的不滿,特別是時間發生得特別糟,在表展的一星期前發生,令許多買家卻步。當然,瑞郎的升值,歐元的疲弱,都會令腕表業在2015面對更困難的挑戰,收藏家該如何展望?到底這是機會還是風險?你又如何看?待Basel表展後或許有更明朗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