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重點推介
主題 :
  1. 全部
  2. 重點推介
  3. SIHH
  4. BASELWORLD
  5. WATCHES&WONDERS
  6. 年度好表
標籤 :
  1. 全部
  2. 封面故事
  3. 精選文章
  4. 360 圖片
  5. 男裝表
  6. 女裝表
  7. 珠寶表
  8. 複雜表
  9. 設計及概念
  10. 運動表
  11. 計時表
  12. 簡約表
  13. 入門表
  14. 表盤工藝
  15. 獨立製表單位
年份 :
  1. 全部
  2. 2019
  3. 2018
  4. 2017
  5. 2016
  6. 2015
  7. 2014
  8. 2013
  9. 2012
  10. 2011
  11. 2010
  12. 2009

機械人國
kamshing.tsang@singtaonewscorp.com
金成
十六歲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於今年3月新加坡開國總理李光耀死後數日,在YouTube發佈短片《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 》因而被捕,被判兩項罪名成立,判刑期還未定實,卻因被懷疑為自閉症,法院判定他還押心理衞生學院(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兩星期。即是本來沒有事,出來都會正式變成神經病人那種治療。

看過《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 》,相比香港黃之峰有條不紊振振有詞,余澎杉的態度無疑再多三分幽默七分挑釁,他在短片強烈批評李光耀的獨裁統治,又把李光耀霸權跟基督教耶穌相提並論,片中他更把一張惡搞李光耀與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肛交的圖片上載,因而加添一條犯上散播淫褻罪,就這項,個人認為是衝動魯莽。新加坡政府巧妙在,把有關侮辱李光耀的控罪暫時擱置,而主力以詆譭基督教及傳播不雅影像罪名控告余澎杉,單是詆譭基督教一項已夠把他囚禁三年。不容易相信一個慣受強權家長式統治的國家,竟然出了這麼一位膽大包天的孩子,同樣難以置信是新加坡政府又真的對十六歲孩子不留情。整件事最惹人深思,如果李光耀在生,在燈火通明全世界人圍觀的情況下,他會不會對這樣一位十六歲孩下如斯重手。

可說李顯龍和余澎杉都行衰運。以往批評李光耀的收場,大多是被政府控誹謗,直至破產成為貧席階層為止,換言之,新加坡一向用錢收買人也用錢懲罰人。李顯龍當然不及父親強悍,為了鞏固統治權威,他有需要對異己狠辣殺一儆百,余澎杉可以說碰上了李顯龍非出手不可的時刻。李顯龍今次面對的是位十六歲少年,他稍一擦搶走火很有機會惹來國際強大輿論壓力。有看片會知道,余澎杉大概沒想到自己的挑釁李顯龍打官司竟然夢境成真,也沒想過李顯龍真的控告並拘捕他,更把他縛手縛腳,配合二十四小時照明。

據余澎杉作供稱,自己出生於天主教家庭,後來接觸過無神論的朋友,感到上帝無道憤而退教;也因為認識過一些民主派的朋友,聽過他們評論李光耀的獨裁政權,介紹過他看博客鄞義林的文章,於是選擇放棄學業矢志成為一位網絡表演者,論書論電影也評論政治。他在孩提期間曾演出過《小孩不壞》,電影中他年紀輕輕,已一口流利英語挑戰大人臭罵兄長,可說他幾乎用上同一種腔調來臭罵李光耀,只是他沒有考量清楚,來到現實世界,把一切放上網絡要負上如斯沉重的刑責。我在想,他可能以為自己年輕,輿論和成年人都會全力保護他。卻可惜,在他出事以後,絕大部分新加坡的知識分子都保持緘默態度,甚至媒體只會對少年人加倍口誅筆伐。他以為會保護自己的人幾乎全然銷聲匿跡,聯合國對事件反應冷淡,只有新加坡社運人士韓慧慧來到香港跟本地人權和學界組織在新加坡領事館進行請願活動。

說到底,余澎杉罪不至此,把他關進男童院兩星期已夠他好受。很明顯余澎杉不只單純被拘禁,他是被虐待。某程度說來,新加坡的思想挾制比中國還厲害。在中國,你絕對知道自己沒有權力自由出版,你可以上微博但不可亂說話,你要上臉書必先掌握翻牆技術。在接近中央政府的核心範圍,北京天安門強硬肅殺的姿態是天天擺在這裡,你要挑戰必先準備承擔後果。

在新加坡看來這麼華麗這麼先進這麼多種族共存的社會,人們都不會隨地吐痰不會通街大便,卻更像手塚冶虫筆下那些機械人國家:整個城市都是華麗工廠,人人有一個編號,所有日常生活都在政府監察中,每個人的作息都像生產線,每天每月每年都在生產一式一樣的,吃的都是政府提供的濃縮營養丸,人和機械人的分別不會很大。你不會奇怪這地方沒有作者沒有畫家沒有歌手沒有文學沒有藝術家,一旦國內出現任何異類,便會招來整個國家機器前來攻擊打壓,稍有自由意志的人類只能在見不得光的地下區域生活。余澎杉最估計錯誤是,他今次不只挑戰了李氏王權,他也挑戰了神,更挑戰了大部分新加坡人都甘之如飴的獨家民主生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