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重點推介
主題 :
  1. 全部
  2. 重點推介
  3. SIHH
  4. BASELWORLD
  5. WATCHES&WONDERS
  6. 年度好表
標籤 :
  1. 全部
  2. 封面故事
  3. 精選文章
  4. 360 圖片
  5. 男裝表
  6. 女裝表
  7. 珠寶表
  8. 複雜表
  9. 設計及概念
  10. 運動表
  11. 計時表
  12. 簡約表
  13. 入門表
  14. 表盤工藝
  15. 獨立製表單位
年份 :
  1. 全部
  2. 2019
  3. 2018
  4. 2017
  5. 2016
  6. 2015
  7. 2014
  8. 2013
  9. 2012
  10. 2011
  11. 2010
  12. 2009

還原基本
Libertas公司董事總經理
劉玉麟
最近跟金融界的朋友吃飯,其中一位手握數百億美元的基金經理告訴大家,早在2012年的時候已把手上從事名牌或奢侈品業務的公司股票沽清,席上一眾人士都對他的先見之明大為欣賞。因為3年前幾乎所有人都對中國經濟的前景滿懷希望,只要中國的經濟一直向好,名牌和奢侈品的銷售自然水漲船高,夠膽在2012年沽貨,在當時來說,肯定被人看作傻仔了。

當然,他持有的股份在賣出的時候早已大賺特賺,但能夠在眾人一致看好的時候反其道而行,那裡來的洞燭先機和勇氣呢?這位基金經理是高手自不待言,否則人家又怎會把數百億美元的資產交給他管理,所以大家都希望了解他當時如何分析大市,竟然能夠作出沽貨的結論。我不敢說他懷寶自秘,但他只輕描淡寫地說:2012年應該是頂峰,是時候要沽貨了。事實上回顧起來,12年又的確似是見頂,13年只是原地踏步,14年和15年上半年大幅插水!過去10年,中國由於經濟快速增長,已成為名牌和奢侈品的消費大國,據說有不少名牌十分依賴中國市場,中國消費者已佔了他們市場份額超過百分之五十。如今中國市場情況急劇變化,很多奢侈品的銷售大幅回落,少了起碼百分之二、三十,多的甚至可能超過一半,跌幅達到恐怖的地步,從事名牌和奢侈品銷售的公司業績自然十分不理想了。

其中有一位分析員指出,公司業績不理想除了生意大幅回落之外,租金過於昂貴,租金支出過大是另外一個他們看淡的原因。加上很多品牌大量積壓了存貨,不單在香港,在世界各地都一樣存貨過多,對於投資者來說,影響現金流,是很嚴重的問題。我補充說,過去10年,以香港為例,一些一線的黃金地段因為所有人都在搶舖而導致租金升值了起碼5倍,但問題還不止於此,名牌奢侈品為了爭取在顧客面前的曝光,都爭相把店舖面積加大5倍,5倍乘以5,實際租金的支出增長變成25倍!為甚麼名牌願意付出這麼驚人的租金來搶舖和加大面積呢?原因有二:第一是要把競爭對手的形象比下去,大家要鬥門面,門面愈大愈能吸引中國消費者;第二是輝煌的店舖可以作為廣告支出的一部份,即是近年流行的所謂「Points of Sales Advertising」。既然是廣告支出,也即是可以作為對品牌投資的一部份,所以很多品牌都不介意以天價把一線地段搶過來,又可以「preemp」了競爭對手,一舉數得;雖然是天價,在一眾品牌眼中依然是很值得的投資。租金貴了幾倍,地方大了幾倍,依然未夠,為了不放過全方位做生意和做廣告的機會,很多品牌都紛紛在各個地區增設旗艦店,以大包圍方式保證大量四處遊走的中國顧客在各個地區都能接觸到品牌。以香港為例,以前很多名店都只在港、九優質地點,各設一兩所專門店應付全港業務,但近年專門店的數目往往開設至雙位數字,這麼一來, 25倍的租金支出又要多加好幾倍了;而店舖地方大了,數目又增加了,存貨的數量自然相應增多。以前的專門店是代理公司為品牌開設的,毛利率比較低,但存貨歸代理,而今天很多專門店是品牌自己經營,毛利率自然深了,可以應付更昂貴的租金,但另一方面存貨依然歸於品牌,所以品牌的存貨量增加了許多,皆因自家專門店數量增加了許多。

事實上名牌和奢侈品生意的經營卻又不能看得太淡,租金、店舖面積和店舖數量最終都會作出適當的調整,而送禮生意消失並不代表所有生意都消失,畢竟13億人口依然是新興市場,是潛力雄厚的市場。只要社會繼續向前,從事正常經濟活動而慢慢富裕起來的群眾是會不斷增加的,只要負擔得來,大家始終都樂於買點名牌和奢侈品來獎勵自己或身邊的人。被淘汰的,可能是個別產品或品牌而已,但不會是整個行業,20年前,逛名店是「高尚」玩意;而10年前,要大排長龍互相擠擁去搶購名牌「震驚」了整個行業;今天或許只需要大家一起還原基本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