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重點推介
主題 :
  1. 全部
  2. 重點推介
  3. SIHH
  4. BASELWORLD
  5. WATCHES&WONDERS
  6. 年度好表
標籤 :
  1. 全部
  2. 封面故事
  3. 精選文章
  4. 360 圖片
  5. 男裝表
  6. 女裝表
  7. 珠寶表
  8. 複雜表
  9. 設計及概念
  10. 運動表
  11. 計時表
  12. 簡約表
  13. 入門表
  14. 表盤工藝
  15. 獨立製表單位
年份 :
  1. 全部
  2. 2019
  3. 2018
  4. 2017
  5. 2016
  6. 2015
  7. 2014
  8. 2013
  9. 2012
  10. 2011
  11. 2010
  12. 2009

智能表的終極願望
ringo.chan@singtaonewscorp.com
Ringo
智能手表入侵瑞士鐘表,不是甚麼新鮮事,去年Basel已經揭開戰幔,不過近日隨著Tag Heuer的全新智能腕表來港,話題一下子又熾熱起來……

不如先分享一下我戴智能手表的經驗。早在apple watch之前,因工作關係試戴了由法國設計、瑞士製造的Withings Activite手表(請情可看今期P.81報道),它的功能只有計算運動量及監測睡眠質素,但因為外形設計取得極高分數,所以還戴得自信滿滿,而且也在不知不覺間,著緊了自己每日走路夠不夠;如果回家時發現還有幾百步才達標,便真的會在樓下多兜兩三個圈。到了apple watch面世,又貪新鮮拿來佩戴;功能上,它是另一個層次,有人說它是一台小電腦,我會形容它是一枚iPhone的延伸。在香港這個怪城市,人人電話不離手,基本上電話已是手的延伸,如果要在延伸上再加延伸,可能是有點多餘的。對我來說,apple watch最有用武之時是跟朋友進餐,不用經常翻開手機看訊息,只要神不知地瞄一瞄腕表,便能鬼不覺地讀取訊息,這經驗對於同桌人、以至這頓晚飯增添了這世代難求的尊重。

不過戴了一陣了,你會對apple watch產生又愛又恨的感覺。首先,你開始習慣很方便地看whatsapp,又會對自己每天不俗的運動量沾沾自喜,但另一方面,你又會煩厭每天除了替手機叉電,還要多服侍一枚apple watch,遇上旅行或公幹這繁瑣程序可不是說笑的。再說,做我們這一行,總不能每天也以apple watch見人,有時想戴勞有時又要襯色襯造型配不同牌子及功能的腕表,總之一脫下apple watch,你的閱表習慣又要改變,你的運動統計又會缺少一塊;更麻煩的,是你仍然要繼續替它叉電叉電叉電……

說回今天的Tag Heuer Connected智能腕表,我是衷心欣賞的。首先,是品牌的態度,經歷過七十年代的石英浩劫,它們再沒投鼠忌器或畏首畏尾,要起來迎戰,就放馬過來,轟轟烈烈的先放下傳統機械包袱,再找來當今最厲害的科技巨挈Intel及Google,合力打造首枚瑞士殼電子心的Android Wear腕表。這創舉看似簡單,實質少一點勇氣也做不來!再叫大家驚訝的,是它們想到突破藩籬的銷售模式。問問自己,買Smart Watch(或者其他電子產品)最怕是甚麼?大概是一至兩年後會推出新版本,自己的舊版變成棄之可惜的雞肋。TAG Heuer為了吸引大家試新科技,特設了兩年保用期,兩年後如果覺得智能表不適合,你可以補錢換購品牌旗下的Carrera機械腕表。TAG Heuer豈不在做虧本生意?只要細心一想,品牌也沒有太蝕底的,這計劃除了能拓闊年輕消費層,也可增加機械表的銷售;而回收了的腕表,可能換上新一代電子機芯又可當新表賣了。再者,顧客trade off了首代腕表,說不定又會再買第二代呢。

當很多瑞士品牌都思索智能腕表應增設甚麼功能、該如何發展下去時,我看到今年SIHH伯爵推出了Emperador Coussin XL 700P,它搭載了一枚由石英及機械合力推動的機芯,心頭一閃,對了!這就是我對智能腕表的最大期盼!有關腕表的詳細內容,不好意思要再賣廣告,詳情請翻閱P.47。簡單來說,伯爵的700P機芯是先以機械方式、利用自動擺陀把動能儲存於發條鼓,然後透過一組「石英推進器」,把動能於特定磁場下產生電流,再把電能送到石英裝置進行時間模範,以取代傳統的擒縱系統;這造法的好處是結集了機械及石英之好處,既不用替腕表入電,也獲得石英超高脈衝的走時準繩度。試想想,如果日後的智能手表能夠使用同樣方法,以自動擺陀上鍊,把動能轉化為電能再供應給電子組件,豈不是個完美方案?以後還需每日叉電叉電再叉電?當然,我也明白要驅動CPU及發光屏幕的電源是相當龐大的,現時大概不易做到。但希望在明天,17年前的精工Spring Drive做到,今天的伯爵再精益求精,誰敢小覷科技的一日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