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重點推介
主題 :
  1. 全部
  2. 重點推介
  3. SIHH
  4. BASELWORLD
  5. WATCHES&WONDERS
  6. 年度好表
標籤 :
  1. 全部
  2. 封面故事
  3. 精選文章
  4. 360 圖片
  5. 男裝表
  6. 女裝表
  7. 珠寶表
  8. 複雜表
  9. 設計及概念
  10. 運動表
  11. 計時表
  12. 簡約表
  13. 入門表
  14. 表盤工藝
  15. 獨立製表單位
年份 :
  1. 全部
  2. 2019
  3. 2018
  4. 2017
  5. 2016
  6. 2015
  7. 2014
  8. 2013
  9. 2012
  10. 2011
  11. 2010
  12. 2009

百圓頹廢
kamshing.tsang@singtaonewscorp.com
金成
誰都知道,頹廢舒服。

沒有野心侵略世界,只想把每星期的日曆功能倒轉過來,一星期只認真工作兩天,然後休息五天,只躺下來,不用費神思想,不用上班,不用在繁忙時間在金鐘轉地鐵,不看任何人面色,最好不用交租,不用揸筷子吃飯,不用泡女又有很多美人自動送上門來。只是想一想,也感到很快樂很舒服。但我知道,一個人懶惰久矣,下半身容易積聚脂肪和廢水,養出個鬆鬆墜墜的屁股。

《百圓之戀》三十二歲的一子(安藤櫻飾)就是這麼一個屁股大大的中年宅女,在家裡有老媽照顧,有家姐支持經濟,對家庭經營的便當生意絕對沒興致幫忙,閒來無事跟外甥打遊戲機,每天三餐依賴便利店杯麪和微波爐垃圾食物,連飯都沒心機吃當然沒運動,她的大屁股積存了大量廢水,走起路來總是左搖右晃。有一天,她跟家姐打了頓比平常激烈的架,她知道要離開了。住劏房也要交租,於是她在平常幫襯的便利店當沒有太多人願做的夜班收銀員。在晚上她看到比自己更爛的人,那些每晚來後巷執拾便利店掉棄出來的過期食物,一子好像因為看到自己的將來有點不安,要替頹廢畫條底線。後來她遇上經常來買蕉的男子,又有另一位看上她大屁股的中年猥瑣阿叔同事。買蕉男多買幾次蕉,兩人互有好感,他邀請她看他的拳擊比賽,以為蕉男是酷得過份的高手,誰知道他轉眼間便被擊倒在台上,卻意外地開啟了她一道門,她看到拳手比賽後不論勝負互相拍拍肩膀,她的血竟然熱起來,她愛上了蕉男,她要到他的拳館一起練習拳擊。誰知道蕉男害怕起來,他害怕一子太認真,他坦白承認自己是廢人,不理會好醜約會她是因為知道她就手,看準她沒餘地拒絕,他本來就視她為地底泥,給他踩在地上稍稍抬高自己。她沒介意,更立志要學拳。然後她給猥瑣阿叔灌醉拉她到時鐘酒店,一子真的蠢,竟然大叫自己是處女搏取憐憫,更挑起阿叔獸慾,把她一拳擊暈,然後把她姦污。

一子再蠢,回到劏房病倒了發高燒,她的蕉男竟然煮火煱給她吃,這種男人本來不該愛,她竟然看不出來。可能就是她夠盲目,她竟然痛下苦功練習拳擊,甚至要爭取上擂台比賽。教練看她一身贅肉潑她冷水:「沒有人在她這個年紀才去擂台送命!」她才不管,只不斷練習旋動腰胯,不斷擊出刺拳。慢慢連教練和觀眾,開始聽到了拳風颯颯,,她下半身的廢水隨著每天大汗淋漓蒸發掉。士別三月,她的臉頰和屁股都尖瘦多了,她出拳的勁道和速度都得到驚人的長進,她的心態更強壯,把工作辭掉,隨便一記刺拳,便把便利店的刻薄店長擊倒。飾演一子的安藤櫻從增肥到肌肉紮實,從不諳拳術到拳出如電,她的擊拳姿態及步法,比張家輝《激戰》凌厲十倍,非常意外竟然由這位女演員,在拳擊場面表演出媲美《洛奇》同樣份量的官能震撼。一子走上擂台,她要爭取從來沒嚐試過的勝利滋味,不幸遇上更強大對手,長時間的苦練和進步原來還需要客觀的比較和量度,她的眼角像洛奇般被打爆,眼皮腫得像乒乓球,但她還是奮勇地為自己揮拳,擊出不少精采的反攻,沒有把對手擊潰,卻把自己頹廢人生轟掉。

誰都希望有機會說一遍:「今時不同往日」。曾經被你白眼過欺負過,今天久經練習脫胎換骨,想再會好歹給你看看今天的我變得有多厲害,想再像昔日般輕易侮辱我再沒可能。又誰都知道,世上沒有技藝和運動體能會自動走到自己身體來,都需要花上時間鍛鍊,要流汗要抵冷要捱寂寞要強忍肌肉痠痛。一子的肉身更新了型號,靈魂閃出前所未見的光芒。因為對蕉男的錯愛和對猥瑣阿叔的恨,她把一切痛苦和不幸視若無睹,她只是知道自己是時候為自己出拳,為自己減去了廢水贅肉,她原來可以很漂亮地站擂台,奮勇過,打敗過,然後好好回家,跟老媽和家姐和好,一起賣便當。想坦白承認,其實電影開場,一子還在肥騰騰階段,穿著薄長褲透出花邊紅色內褲,經常挖鼻孔抓屁股,已感到她非常性感,只能說,我可能比那位猥瑣阿叔行和蕉男更早喜歡一子的大屁股。